您的位置: 江门资讯网 > 历史

血极八荒 第二百一十一章 诈降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59:11

血极八荒 第二百一十一章 诈降

地风岭,原本天军的边界之地,随着天麟军的全军覆灭,此时它已经变成了月军的领地,

虽然金鳞卫攻占了这里,但因为昨天的大战,是的地风岭的城池破损了不多,此时,一千金鳞卫正在对其进行修补,黑暗修士团的成员也参与了修补工作,

江绝坐在城池的最高点,俯视的城内的众人,平静的心不免泛起丝丝波澜,

“经过这一次战役,我在月军的地位应该会大大提高,不知道能不能借此进入月军的核心层,”

“唉”一声轻叹从江绝的嘴中发出,“來魔界已经三个多月了,不知道向天爷爷、独孤血皇和天角血皇现在过得如何,不知为何,我的右眼皮最近老是在跳,似乎在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情,”

“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,”江绝将思绪收回,他的目光从众人的身上,转到了距离自己不远的一处房间内,目光中露出一抹期待,

此时,在江绝所望的房间中,碧鳞蛇皇双眸紧闭,一动不动倒在地上,身上沒有一丝生机,如果不是它全身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绿光,闪烁着微弱的光芒,江绝都认为它已经死了,

昨日,江绝率领着黑暗修士团正面屠杀四百名天麟军士兵,而碧鳞蛇皇则在战场中不断放着冷箭,每咬死一只血魔,碧鳞蛇皇便会将它的血魔水晶给吞噬,有点像江绝所施展的吞灵决,

四百名天麟军士兵,江绝只收取了三百七十一块血魔水晶,其余的二十九块则都被碧鳞蛇皇所吞噬,

在吸收了这么多的能量之后,碧鳞蛇皇陷入了沉睡,从其浑身散发的气息來判断,它似乎准备晋阶,

虽然碧鳞蛇皇的身体陷入了沉睡,但是它体内的灵力,却随着时间的推移,积攒的越來越多,一股淡淡的魔兽王者的威严散发而出,

相信用不了多久,碧鳞蛇皇就会苏醒过來,那时,它的实力将会出现一个质的飞跃,

正当江绝注视着碧鳞蛇皇所沉睡的房间时,一道极为强大的气息突然出现在江绝的感知范围内,正朝着地风岭疾驰而來,

江绝猛然抬头,望向來人的方向,双眼精芒闪烁,“从气息上來判断,此人的实力绝不在我之下,月军中能有如此实力的,也就只有排在十大血魔都统的四位都统了,”

“魔五、魔九、魔十我都见过,这道气息显然不是他们,那就只剩下在月魔城王宫内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魔二都统了,”

“这个时候,魔舞月将魔二派來地风岭,是想干什么,”江绝眉头紧皱,猜不出魔舞月的意思,

就在江绝苦苦思索的时候,一道尖锐的破空声陡然响起,魔二已经屹立在了地风岭的上空,两道锐利的目光从其双眸中射向江绝,似乎想要将江绝看透,

感受到魔二的目光,江绝便知道他此番前來定是为了自己,

江绝站起身,一脸平静的朝着魔二抱了抱拳,行了个平礼,道:“见过魔二都统,”

虽然在月军中,魔二的地位今次与魔舞月,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但是此时的江绝,同样位列都统之位,与其地位相当,所以并不用对他太过恭敬,

一个呼吸后,魔二出现在江绝身旁,一脸笑意的对他拱了拱手,说道:“江绝都统不必多礼

血极八荒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诈降

,”

“刷”魔剑、魔锤等四位金鳞军都统,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陡然出现在地风岭内,连忙飞身查看,当他们看到江绝身边的魔二时,顿时神色一禀,化为流光飙射而來,

“拜见魔二都统,”魔剑四人右手放于胸口,无比恭敬地说道,

魔二的目光从江绝身上转向魔剑四人,语气变得有些冷淡,道:“我与江绝都统有要事相商,你等守护在周围,任何人不得踏足这里,”

“是”魔二的话对于魔剑四人,就如同君王的诏令一般,四人朝着魔二躬身一拜后,立即化做四道流光奔向四方,守护在距离江绝与魔二数百米外的位置,

从四人专注的神色,以及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势來看,别说是人就连一只蚊子都修炼踏入这里半步,

打发走了魔剑四人,魔二转过头,脸上再次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,态度与之前可以说是天差地别,

魔二对着江绝客气地说道:“这次江绝都统率领黑暗修士团,攻破地风岭,可谓是立下了绝世大功,君王大悦,赏下数种珍宝,特命我送來给江绝都统,”

说罢,一枚空间戒指,从魔二的手中扔出,抛向江绝,

江绝伸出右手抓住空间戒指,旋即双手抱拳,略带感激地说道:“多谢君王赏赐,江绝定会更加努力,让我月军之威传遍魔界,”

虽然这些都是虚话、空话,但是却必须要说,

魔二笑着点点头,“如若我月军将士都如江绝都统般神勇,那我军统一魔界,将指日可待,”

两人在客套了一番之后,魔二突然一脸严肃,对着江绝郑重地说道:“江绝都统,我來此除了要给都统君王的赏赐之外,还奉了君王一道密令,”

闻言,江绝眼中精芒一闪,心中暗道:“狐狸尾巴终于要露出來了,”

“君王有何命令,不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,我江绝在所不辞,”

魔二并沒有直接说出魔舞月的密令,而是换了个话題,对着江绝询问道:“都统可知昨日死的地风岭守军是天军哪一只军队,”

“乃是天军王牌军队天麟军,”江绝回答道,

“都统率领黑暗修士团共屠杀了多少天麟军士兵,”魔二接着问道,

江绝眉头一皱,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四百,有什么问題么,”

“天麟军与我月军的魔龙军乃是血魔帝国最强大的两只军队,战力非凡,江绝都统率领着黑暗修士团,能够屠杀四百天麟军士兵,可谓勇猛无双,也正是因为都统的神勇,金鳞卫才可攻破地风岭,”

“我相信都统的战绩早已摆在了魔遮天的面前,面对向都统这种足以威胁天军的强大战力,唯有两种方法,一是招安,二则是灭杀,”

“依照君王对魔遮天的了解,他最先采用的应该是招安策略,对都统伸出橄榄枝,如果都统拒绝的话,他才会采用雷霆手段,将都统灭杀,”

江绝眉头紧蹙,“你是说近几日魔遮天会派人來地风岭招安我,”

魔二点点头,眼中透出自信的光芒,肯定地说道:“最迟明天,就会有人亲自上门拜访都统,而此人极有可能是十大血魔都统中排名第一的魔一,”

江绝觉得魔二有可能是魔舞月派來敲打自己,连忙对其表起决心,

“魔二都统放心,我江家绝对不会背叛君王,背叛月军,如果魔一敢來地风岭,拼着重伤,我也定会让他留在此地,”江绝杀气腾腾地说道,

魔二连忙摆手,说道:“都统误会,君王的意思并不是让你与魔一去血拼,而是……”魔二突然压低了声音,在江绝耳边低语道:“而是让都统答应魔一,归顺魔遮天,”

江绝双眼猛然睁大,心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,突然他想到了一种可能,“诈降,”

魔二对江绝点点头,证实了他心中所想,

“既然月军高层能想到诈降,同样天军也可以想到,这件事情的成功率不超过一成,莫不是要让我去送死,”江绝一脸阴沉地说道,

“怎么可能,都统作为我月军主力,君王怎会舍得让都统去送死,”魔二连忙说道,“只要都统允许魔遮天在都统体内种下‘魂’印,他自然就会相信都统是真心叛变,”

魔二的话让江绝心中一动,“我的体内已经种下了君王的‘魂’印,难道还能在中其他血魔的魔印,”

“普通的魔印自然无法再种,但是‘魂’印较为特殊,可以同时种下多枚,只不过多枚‘魂’印只有一个能够主宰被种者的命运,”魔二解释道,

“虽然诈降会使都统的体内多种一道‘魂’印,但都统请放心,君王已有万全之策,可以压制魔遮天的魂印无法爆发,保证都统性命无忧,”

江绝此时心中冷笑不已,性命无忧,全都是放屁,凭借他对‘魂’印的了解,如果一个人的体内同时种有两枚‘魂’印,则就相当于灵魂受到两个人的制约,

一旦这两人展开对被种着灵魂控制权的争夺,被种者灵魂受到冲击,重者灵魂泯灭,当场死亡,轻者精神错乱,成为白痴,

魔二见江绝迟迟沒有反应,脸色突然一正,沉声道:“难道都统在怀疑君王的实力么,还是说都统准备抗旨不遵,”

虽然,江绝能够解除魔遮天所种的‘魂’印,但如果他爽快的答应魔二,必定遭人怀疑,

所以江绝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來,神色复杂,其内心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斗争,

魔二见江绝犹豫不决,便为其宽心道:“君王绝对会保证都统性命无忧的,为了增强都统的实力,君王特命我将月军镇军秘法拿给都统,希望都统的战力可以再上一个台阶,”

说着,魔二手指上的空间戒指光芒一闪,一本黑色的秘籍出现在他的手中,

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
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怎么样
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预约挂号
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专家
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医生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