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江门资讯网 > 星座

金石录之蜀盗 第六十六节 前夜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0:34:35

金石录之蜀盗 第六十六节 前夜

年九月初七午后婚礼的前一天

“哈哈哈!恭喜恭喜啊!老三!想不到这么快你就要结婚啦!跑在我前面不少啊!”时任唐家家主的唐德笑容灿烂的用手搭着陈翊风的肩膀道。

“你啊~你啊~羡慕哥哥我了吧?你这么英俊潇洒又有钱的小伙,哪有找不到媳妇的?”陈翊风盯着唐德爽朗的笑道,陈家和唐家在唐门还没有一分为七的时候,居住地靠得很近,两家的小孩基本上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,彼此关系很好。

明末清初的时候,唐门一夜间陷入水火之中,陈翊风与唐德相互照应,两家才得以保全。同时,在后面一步一步的恢复崛起过程中,陈唐两家也是同气连枝,唐门的机关傀儡和陈家的“夜闻笛”下,不知道流淌了多少鲜血,不过这些是没办法的,怪就怪在他们挡住了蜀七门的路。在蜀七门刚刚在蜀中重新站稳脚跟后,陈翊风突然决定率领家里全体成员西上高原,当时第一个站出来阻止反对的就是唐家唐德,可见两家的关系友好,而且两家的友谊一直世代延续,到现在我这一代,与陈鹏的关系还是很铁。

“老三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,这都得靠缘分~我怎么能和刘老四比嘞?娶个三妻四妾的!”唐德说笑着。

“还好老四明天到,不然我估计你又要领教一番他的“八荒炎流法”啦!哈哈~”

“嘁~搞得我唐家金石玉微法怕了他一样!随随便便一堆傀儡玩死他!”

“得得得~少吹牛啦!不腰疼~走,兄弟,帮我打点一下明天结婚用的东西去!”陈翊风一边说着一边半推着唐德向货物库走去。

唐德来了过后,青云张家和南部周家家主也都先后到来,蜀七门其余各家离得稍微远点的,明天上午婚时也会准时赶到。一时间,陈家里里外外全身熟人,大家相互说笑着,好不热闹。

下午的时光一晃就过去了,陈翊风和大家用过晚宴后,趁着夕阳西下,他对大管家说道:“嘿嘿,阿伯啊,今晚的话,我就不在家里住了,我先去棹歌家看看,看土司府准备得如何了,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?你就放心吧,这儿的礼数和咱们汉人不同,没什么大碍!阿伯你明天一早可一定要准时领着咱们的贵客前来哦!”

说完,陈翊风也没待阿伯回应,和大家交代了一下便骑上马,向土司府奔去。在他刚刚骑行不远,就听见唐德大笑的声音,“哈哈哈~我就说嘛,老三年轻肯定心急,来来来,谁押的今晚他不走的,过来交钱啊!”

陈翊风身到声后一片开心的喧闹声,心里突然升起一丝温暖与感慨,他轻轻叹了口气,记得上次大家欢聚一堂的时候,还是明朝唐门大院坝里吃年夜饭的时候。哎,要是这是一个太平盛世该有多好啊,兄弟朋友们都能聚在一块,一起开心快乐,哪有这么多的杀伐与勾心斗角!想罢,陈翊风嘴角微微一笑,用力的扬起马鞭,“啪~”发出一声响亮的声响,快速的向土司府骑去。

“哒哒哒~哒哒哒~”

土司府门外站岗的士兵远远的就发现驸马爷的身影,急忙跑进内府给郡主通报。江棹歌一听陈翊风来了,心里惊喜万分,连忙跑出去迎接。说实话,虽然前些日子有上司爷和大管家负责c办婚事,她和陈翊风玩得挺愉快闲适,但毕竟是当事人,所以在大婚的前几天,陈翊风也只好回家亲自准备去了,她便留在土司府精心打扮,每天听着爹爹的教导,以前觉得心烦,但是现在听一天就少一天,万分的舍不得。不过不舍归不舍,但是她还是选择跟着陈翊风走,因为那是一辈子的幸福。

“翊风~你慢点!小心别摔着啦!”江棹歌看着陈翊风马上帅气的身影,嫩白的脸蛋在寒风中微微发红,紧张的喊道。

“哈哈~棹歌!想不想我呀!”陈翊风张开臂膀,两腿在马鞍上轻轻一踏,“嗖”的一声腾空而起,夕阳的光芒洒在他的身上,散发着星星点点的金光。

正当江棹歌看得出神,陈翊风已经来到她的身边,她感觉腰间瞬间一紧,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的搂着自己,旋转着慢慢的飞上天空。“哎呀,傻瓜~你说你,来了就来了,还把我抱起来飞到空中干嘛?明天就结婚啦!恩爱咱们去屋里嘛,这半空中的,多少人看见啊!”说着,江棹歌羞涩的低下头,夕阳余晖下,显得美丽异常。陈翊风捏了捏她的鼻子,感受着佳人柔软的身躯,充满磁性的说道:“听你的,我的老婆,抱紧了哦!咱们飞进去~”

“哗哗哗~”

陈翊风抱着娇小可爱的江棹歌,在空中轻踩着步子,好似从天而降的仙人。

就在他们刚飞进内院不久,就听见上司爷洪亮的声音响起,“翊风,这才几天没见,没想到你的武功进展这么快呀!”

陈翊风听见是上司爷在对他们说话,连忙着地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嘿嘿,让岳父见笑了,我和棹歌只是瞎玩玩而已!”

“没事儿~我也就开个玩笑罢了,你们小年轻的生活观念,我这一把年纪恐怕是赶不上咯!今晚的话,翊风你就不用回去了,明天陈家大总管会组织贵宾前来,今晚你们好好休息,养足精神就好!”上司爷笑着道。

“哎呀,爹~你好啰嗦哟!”江棹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拉着陈翊风向里屋走去。

上司爷看着他们幸福的背影,摸着胡子慢慢的点了点头。

随着陈翊风与江棹歌婚期的接近,整个蚕陵镇喜悦的气氛几乎达到极致,所有的青石街道上都铺满红色地毯,临近土司府的地面,甚至还撒着艳红的玫瑰花瓣,寒风吹拂,花瓣便在空中跳起优雅的华尔兹。靠近街道的商铺,全部拉出了大大的旌旗,上面写着各种对郡主和驸马爷的祝福,空气中洋溢着浓浓的幸福的味道。

然而,谁也不知道,在蚕陵镇街口对面的乱石山上,孤单的伫立着一个苍蝇头人身的怪物,一双眼睛血红的盯着小镇

金石录之蜀盗  第六十六节 前夜

,爪子深深的陷入一旁的石头中,留下恐怖的抓痕,赫然是逃生的蚕王!

“嘶啊~你们一个也别想活!”蚕王张开森白的巨口,充满怨毒的自言自语道,“嘿嘿,明天你们便要结婚了,本来想要明天再一打尽的,没想到蜀七门来了这么多人,就算是把你们杀了,我也活不了,看来,得趁他们还没去土司府,提前下手,可惜了,可惜啦~这么好的机会~嘶啊啊啊~现在,就再让你们再缠绵一会儿~今晚夜深,便是你们的死期,哈哈哈,所有人陪葬去吧!嘶啊啊啊啊~”

蚕王残忍的笑声在山林里回荡,惊起不知名的飞鸟,扑打着翅膀,冲上天空。

“嘶啊!你们给我等着!我经历的痛苦,必当百倍偿还!”

原来,蚕王在金蝉脱壳后,一直苟延残喘,没有恢复体力的它,被山林里的动物各种凌辱,甚至差点被巨m给绞杀,不过好在虽然蚕王重伤,但身体里千年所化的尸毒却不可能全部消去,紧急关头,蚕王一口黑血吐在巨m头上,瞬间,之前耀武扬威的巨m顿时腐化成一堆白骨,地上只剩一摊腥臭的脓水。

蚕王躲在深山老林里,生怕陈翊风和蜀七门的其他人发现它,由于能力的丧失,每天都过得生不如死,受够了侮辱,它从不曾想到,自己既然会因为害怕一只猎鹰,挖土坑躲到地下。虽然痛苦的活着,它的灵智却飞速的提高,渐渐的,它学会了人语,在山林里引诱了一些无辜的村民,可能羌族村落里一些跑山的故事,蚕王也是其中祸首。通过对村民们大脑的吞食,它懂得了人类社会运转的规矩,之前躲避陈翊风和蜀七门,或许一方面是陈翊风很厉害,有点害怕,其次更多的是天生的记忆,不知道怎么回事,从它苏醒那一刻开始,它的脑海里唯一一个被列入危险的名词,蜀七门,好像有人能c纵它的思想一样。不过现在,随着灵智的提高,它清楚了蜀七门在蜀中的地位,也清楚了陈翊风的身份。

蚕王本来是打算借着陈翊风与江棹歌结婚当天,把土司府和蜀七门全部灭掉,但是来自内心深处对蜀七门的恐惧,让它不敢这样做,蚕王总感觉蜀七门残余下来的人一定会找到它,并且以极端残忍的手段弄死它,所以它决定,就在今晚,婚礼前夜,复仇的开始,也是毁灭的终结!

深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深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深圳治疗宫颈炎方法
深圳治疗宫颈炎费用
深圳治疗宫颈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