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江门资讯网 > 育儿

神血图腾 第一百六十章:炼器(三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36:10

神血图腾 第一百六十章:炼器(三)

黎生没有打算睡觉。

最艰难的时候已经熬过去了,他是修士,不睡觉的话又不会死,不仅仅是现在的他没有睡意,他担心自己一旦睡过去了,再起来就已经是几天之后了。

所以他用手中的灵石快速恢复一下力量,又再度开始了炼器的事业。

凌霜儿的彩虹原本是极尽奢华,他所铭刻的却全部都是极尽实用的阵纹,这几天来他铭刻的都是自己的阵法,至于彩虹原本的阵纹,他还一个都没有铭刻呢。

不过接下来的阵纹已经用不到他使用天铭之术,器铭之法就完全可以了,之前的阵纹是在剑胚内部完成,而现在要铭刻的彩虹原本的阵法,他只要用铭纹针铭刻在剑胚表面就已经足够。

从这把彩虹之中,黎生能够看出凌霜儿的爷爷对她的宠溺,一把一阶兵器的价值并不低,铭刻阵纹同样也不容易,一把兵器之上刻上这么多的无用阵法,一般人是不会做的。

配剑之上的宝石能够发光,再加上阵纹吸引的灵气,在对敌之时便如星辰一样,甚至在剑身之上还有一条条的沟壑,看的出是用尽刻画,真气传导便会发出动人的乐声,声调奇异吸摄敌人的精神。

最令黎生无语的是这把彩虹真如其名一样,动用之时可以发出七彩虹光,红橙黄绿青蓝紫一样不缺,反这把剑倒是加强威力的阵法极为一般。

“咔擦咔擦~咯吱咯吱~”铭纹针在全身之上慢慢的刻画,发出有些刺耳的声响。器铭之术不比天铭,黎生的血r双手现在还经不起地火的灼烧,因此只能凭借力量和铭纹针的尖锐在剑身上刻画,虽然现在的彩虹要比糟石板硬上太多,不过好在材质均匀,除了耗费力量之外,黎生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压力。

这些杂乱的阵纹多则多矣,却相对比较简单,,天色将黑之时,黎生便已经全部铭刻完成,剑身之上,已经全是密密麻麻的阵纹。

原本的彩虹之上覆盖的是红色的金属,对于这个,黎生并不打算做什么改动,既然是遗物,还是保持原来的样子为好。分离材料之时的金属还在一旁,黎生用炙猛烈的地火将之融化,均匀的覆盖在彩虹之上,如此,便恢复了它最初始的模样。虽然它早就已经大不相同。

收拾好一切之后,已经是晚上,直到黎生将地火关闭,走出d府,这才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眩晕,几乎就要栽倒在地,用手扶着墙壁才没有倒下。

几天来的不眠不休,已经将他的精力耗尽,醉心于炼器的时候还能坚持,可一旦走出地火d府,放松下来的他几乎连走路都有些迟疑。

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。

自从修炼开始,随着修为的越来越高,他对于睡眠的需求也越来越少,诵读天道经的功效更是让他的睡眠减至最少,可是现在的他感觉,即便是诵读天道经也还能缓解他的疲乏和困倦,只想要一头栽倒在地睡过去才好。

几天前的那个守卫还在,看到黎生这幅模样出来,也没有多说便办好了手续,退还了令牌。

炼器师他见的多了,尤其是从地火d府出来的低阶炼器师,像黎生这幅模样的绝对不能招惹,现在的他们精神并不能算做了正常的。

炼器成功的还好,万一要是不成功,很有可能精神失常和人拼命的。

趁着月色,黎生向着住处走,往日里极为轻松的路程,此刻却是天高路远,仿佛总也走不到尽头。

走回居处的时候,黎生的视线都有些模糊,一脚踢开大门,探头记忆中的房间走去。

竹语和晓琴已经睡了。

突然想起的门响声让她们突然惊醒,惊慌的相视一眼,这才发觉这里已经还是杂役弟子的住处,不会有人敢违背宗门严令擅闯别人居处的。

“应该是黎师兄回来了,如果不是黎师兄手持令牌的话,这里的阵法会有动静的。”竹语松了一口气道。

“用不用我们去看看?黎师兄这么晚了回来,不知干什么去了。”晓琴说道。

“不用,黎师兄从来不用人服侍,去了有什么用,不是好好睡觉吧。”竹语道,而后便躺好了继续睡。

晓琴安静的想了片刻,掀起被起身走了出去。

“我还是去看一看吧。”

竹语起身就要叫住她,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。

她的外衣还没有穿。

可是晓琴虽然平日里大大咧咧,却也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到,她这么做,自己说了有能如何?

任她去吧。

黎生走回了自己的屋里。走在路上,他依稀看到一个身影在身边晃,却只当自己累的出现幻觉,没有在意。

将彩虹拿出来施展几下,他的眼中露出满意的笑。而后将彩虹放在桌子上面,连衣服都没有换,一头扑倒在床上。

晓琴有些奇怪。

她刚从房间出来便见到了黎生,可是她打了招呼,黎生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,像是累极了一样的拖着脚步往回走。

黎生走进了房间。

她有些迟疑。脚步住在了门外。

自己这就要进他的房间了吗?他有些茫然无措。

而后他看了看自己,身穿着一向睡衣,轻薄的面料挡不住其内的风光,月光之下一切都依稀可见。自己这个样子出来,不是早就已经做出了决定了吗。

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和竹语所在房间的方向,漆黑一片,她伸出小拳头为自己鼓足勇气,迈步走进了房间。

她首先看到的是桌子上的彩虹。

昏暗的房间之中,犹自在散发着光芒的彩虹无法让她忽视,上面的宝石价值不菲,黑夜之中光彩更加夺目。

这无疑是一把女子的剑,黎师兄是男子,这把剑自然不是他的。

这把剑上面镶嵌着宝石,华丽夺目,却半点不似战斗所用的兵器,倒像是礼物,装饰。

这么漂亮的剑是送给谁的?这里只有她和竹语两个女孩。

晓琴走上前去,将彩虹拿在手上,入手微沉,却让她的神色如剑上面的宝石一般亮丽起来。漂亮的剑身之上,隐隐可见锋芒不俗。

她喜欢这把剑。

将剑放回原位,她转身看向一旁倒在床上的黎生,这才多大会儿的功夫,就已经出现鼾声了。

她的心跳渐渐加快

,有些发抖的伸出手,探向床上的黎生。

心跳越来越快。

终于,她的手抓住了黎生的胳膊。

她的心脏仿佛都要跳出来了。

轻轻的晃了晃,黎生毫无反应。叫了一声师兄也没有答应。

她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,忍着如擂鼓一样的心跳,爬到了床上

黎生侧着的脸映入她的眼中。她轻轻的伸出手,轻轻磨砂着黎生脸部的线条,对于自己即将要做的事,她并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,丝毫的不愿,尤其是此刻看着黎生的脸,她发觉自己好像异常的兴奋。

黎师兄年轻,年纪甚至比自己和竹语还要小;黎师兄天赋好,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第五峰的内门弟子;黎师兄人也不错,不但对自己和竹语没话说,还从来没打过自己两人的主意。

而且,黎师兄长的也不错,甚至在众多弟子之中,黎师兄的长相算的上是清俊。

这样的黎师兄,自己怎么会有抗拒。

晓琴伸手,碰到了黎生胸前的衣衫,也碰到了他的皮肤,她的手微微颤了一下,停顿片刻,她伸手将不远处的被子拿过来,盖在自己两人身上。

有些掩耳盗铃,不过盖上了一层被,她却觉得两人和世界隔绝开来,勇气也更足了一些。

她开始解黎生胸前的衣衫。

一件外衣,一件内衫,她足足用了小半柱香的时间,这时候她已经开始出汗了。

可是这还不是最难的,黎生躺着,如果想要将衣衫彻底解下,就必须要将他翻转过来。

已经小半柱香了,她的胆子也大了,想了想,晓琴动手将自己薄薄的上衣也落下半截,这样的话如果黎师兄中途醒来,或许就不会反抗。

好沉!或许也是她不敢使猛力的原因,费力的将黎生扶起的时候,黎生终于有了动作。

感觉到外界的动静,他难以入睡,微微睁开眼,便看到一个轻纱半落的身影,月光微洒在肌肤上更显的白皙,前方的山谷惊心动魄。

他却累的想不了许多,大脑判定眼前就是异动的物体,于是他双手一压,将物体压在了胳膊下面。

手上似乎覆盖在软软的东西上面,隐隐从鼻中传来好闻的气息,可是现在的他已经太累了,y阳两极的吸引都比不上周公,于是他再次沉沉睡去。

晓琴吓的一动也不敢动。黎生的手在她的××上面,她的手在黎生的胸膛之前,她感觉心都快要从嗓子里冒出来了。

可是她总不能一直不动。

她再次动作的时候,黎生再次朦胧的醒来。

感受到身下和手中的异样感觉,他轻轻动了动,大脑慢慢的思考现在的状况。

哦,好像是个胸。

……!!!

黑暗之中,黎生的身形猛然飞起一丈高,吓的晓琴一声尖叫。

“啊!~”

黎生:“……”

张掖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湖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三明治疗牛皮癣医院
张掖牛皮癣治疗方法
湖州治疗宫颈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