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江门资讯网 > 育儿

刺死出租车乘客的嫌凶昨晚押解回杭州图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01:01:23

刺死出租车乘客的嫌凶昨晚押解回杭州(图)

5月12日晚上8点左右,庆春路延安路口,一对年轻夫妻下出租车时,司机正在找钱,一对等在车外的男女很不耐烦,双方发生口角,等候上车的东北口音男子突然拔出尖刀,猛刺对方两刀后逃跑,伤者捂住胸口奋力追赶300多米,最终体力不支,流血过多,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

被害人陈昊,1982年生,浙江安吉人,在上海从事出版工作。妻子姓于,江苏南通人,杭州一家医院护士。

昨晚8点,犯罪嫌疑人傅某被带到上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,从车里出来的一瞬间,傅某迅速低头,躲避着闪光灯和摄像机,嘴巴里念念叨叨,听起来像是“这怎么回事儿”,很浓的东北口音。

傅身高1.7米左右,白净、清秀、寸头、黑色衬衫、蓝色牛仔裤,尖头黑白色休闲鞋。

在一楼的羁押室里,傅一直带着迷茫的神情张望四周。

当得知自己杀了人时,他满脸惊诧,不停地说:“这不可能不可能!这怎么回事儿?他真的死了吗?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……”

傅某,1979年生,黑龙江省尚志市人。尚志是哈尔滨边上的一座小城。

傅幼年时父母离异,跟爷爷奶奶生活,性格内向,不爱说话,即便说话,也是慢吞吞的。跟他接触过的民警说,傅是一个有点自卑、偏激的人,很怕别人看不起他,不把他当回事儿。

高中毕业后,傅就独闯世界了。他在内蒙古满洲里、鄂尔多斯、浙江台州等地做过边贸生意,时好时坏。

2008年,他在台州做生意时,曾因一起治安案件被警方处以警告,起因是别人说了一句话让他不痛快,他就和对方吵起来,差点动手。

2010年,他认识了现在的女友,也就是5月12日跟他同行的女子。

女子姓贾,1988年生,内蒙古鄂尔多斯人,在杭州一家娱乐城做服务员,去年下半年来杭州,当时傅并没有跟她一起过来。

去年,傅曾到杭州看过女友。今年3月,傅再次来到杭州,两人在湖墅南路一家全国连锁酒店长包了一间房。

平时,贾出去上班,傅专心陪着贾,外人看他们俩很甜蜜。本来再过一段时间,傅是要回满洲里去做生意的。

5月12日那天,傅、贾这对情侣和陈昊夫妻一样,打算度过一个浪漫的周六夜晚。

晚饭时,傅和贾在杭十四中对面吃了饭,贾挽着傅一路说笑闲逛,逛到了龙翔桥,傅陪着贾买了好多漂亮衣服,两个人都兴高采烈的,大包小包提着四五个袋子,在庆春路延安路口这儿打车,准备回湖墅南路的酒店去。

这时,遇害的陈昊夫妇正从这个路口的东南角下车,陈昊坐在副驾驶座,拿出100元给司机找零,妻子小于从后排下车,等在一边,傅和贾迎上去。

贾先坐进了后座,傅站在副驾驶座这边等着,有点不耐烦:“哥们儿,你走还是不走啊?”

民警说,东北人说话本身就带着点冲劲儿,陈昊就解释了几句,意思是钱还没找好,不要急啊。

傅火了,抬手推了陈昊肩膀一下,陈昊这时已经从车里出来了,两人吵了几句。

突然,傅从腰里拿出一个什么,朝着陈昊的心口连捅两刀,拔腿就逃。

陈昊追上去,突然又折回来——因为傅的女友还在车里,他想先抓住女友。傅回头看出这个意思,也折返回来,从车里拉出女友,两人逃跑……

捅死陈昊的小刀,10厘米长,刀刃锋利。傅说,他是用来修指甲的。

傅患有严重的灰指甲,这把小刀他总是带在身边,随时准备削削指甲,平时刀就插在腰带上的一只皮套子里。

事发后,傅感觉到事情有点严重,连夜包车,一个人逃到嘉兴海宁,第二天坐火车到上海。

5月13日晚9点多,傅买了上海开往哈尔滨的火车票,准备再往北方逃。

杭州警方通过大量走访和调看监控录像,查到了傅的行踪,马上通过杭州铁路公安处城站派出所,联系上哈尔滨铁警。

5月14日上午,傅乘坐的火车经过天津时,铁警在卧铺车厢里找到了他。

此时傅正在睡觉,被叫醒时并不慌张,民警和他初步交谈,发现他并不知道自己捅伤的人已经死了。

而傅的女友贾某,因当晚没有参与伤人,选择留在杭州。

昨天下午,来到湖墅南路上傅和女友长期包房的酒店。

这家酒店藏在一条小巷子里,离武林广场和杭州大厦不远,走路20分钟左右。

同一品牌的连锁酒店在这一带还有两家,但生意数这家最好,因为离商圈近,受年轻时尚族追捧,因此价格稍贵些。一间普通大床房169元/天。

傅和女友住在3楼,是间大床房,9平方米左右,有电视和络。

房间是用女友贾的身份证登记的,从今年3月入住到5月14日,也就是傅在火车上被抓那天,这个房间退了房。

一个曾在这家酒店做过服务生的女孩说,因为是长包房住客,她对这对情侣有点印象,感觉很客气的,每次碰面都会打招呼,那个女孩子很漂亮的,每次都会笑笑。

赵洁

合同纠纷
减速机/变速机
亲子教育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